零点看书 > 异化武道 > 第453章 阴极

第453章 阴极

马车上了大路,开始不断加速。

车厢内,卫韬靠坐在软垫上闭目养神。

手中各自握着一把玉髓。

时间一点点过去。

玉髓不断化灰消散。

直到他再也吃不进去,才终于缓缓停了下来。

“身体已经恢复完好,所有细微暗伤尽皆痊愈消除。”

“并且在珈蓝灵纹的再次强化下,血网窍穴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连带着速度力量以及防御都比未受伤之前更强。”

卫韬轻轻拂去手上沾染的些许粉末,端起矮桌上沏好的灵茶喝了一口。

不得不说,晏瑢的财力还要远胜晏绫。

或者换一个角度讲,晏家大房的底蕴,要远强于已经没落的五房。

晏瑢最近送来的东西档次极高,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

无论是玉髓的质量,还是各种灵茶灵药的效果,都要超过晏绫从内库中取出的珍藏。

好像因为给他提供补给的事情,晏绫还和某个长辈大吵了一场。

不过那是属于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和他这个外人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

只要别少了他的修行所需,五房家里怎么折腾都无须在意。

卫韬喝完一壶灵茶,趁着脑清神明的时候,再次开始了珈蓝第三灵纹的构建。

马车在大路上急速前行。

车厢内却是一片安静,唯有丝丝缕缕的灵线蜿蜒游转,编织组成越来越复杂的结构。

悄无声息间,最后一道灵线归位。

在最合适的时间,被放到了最恰当的地点。

从一维到二维,再从二维到立体三维,第三灵纹基础结构便在此时成型。

它悬浮虚空,散发出若有似无的澹澹光芒。

“钻研许久,终于成了。”

卫韬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揉捏着有些胀痛的眉心。

面上浮现出一丝欣喜笑容。

唰!

虚幻状态栏悄然显化眼前。

与珈蓝第三灵纹一左一右,金银光芒交相辉映。

功法界面,新的一栏也在此时渐渐浮现。

名称:第三灵纹。

进度:百分之十。

状态:初学乍练。

描述:以神引灵,虚空凭依。

“是否消耗一枚状态栏金币,提升第三灵纹修行进度。”

卫韬掀开车厢侧帘,看着外面飞速后退的景色,再感受一下几乎毫无震动的车厢,不由得感慨灵术若是被运用在日常生活上面,确实带来了很多预想之外的效果。

他开口问了一句,“风姨,这里到目的地还需要多长时间?”

“回卫先生的话,大概还需要一个时辰。”

她停顿一下,小心试探着问道,“卫先生是想加快一些速度吗,只是那样的话,车子就会稍稍有些颠簸抖动。”

“还需要一个时辰吗?”

卫韬大概计算一下,缓缓开口说道,“我们争取在两个时辰后再抵达终点。”

风姨微微一愣,甚至怀疑自己没有听清。

什么叫争取两个时辰抵达终点。

两个时辰的话,这还需要争取吗?

难道不是放慢一下速度就行?

她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卫先生的意思是,让老身将速度再降下来?”

“对,你再慢一点。”

“不行的话,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先停下来,记得不要打扰我的修行。”

“还请卫先生放心,老身一定不会让人打扰到您。”

车速悄然降低下来。

卫韬关好侧窗,再次将注意力落在状态栏上。

“是否消耗一枚状态栏金币,提升第三灵纹修行进度。”

“是。”

随着是的选项被按下,神秘气息悄然注入身体。

卫韬屏息凝神,脑海中迅速构建出立体状态的第三灵纹。

变化就在无声无息间开启。

时间一点点过去。

状态栏金币一枚枚消失。

珈蓝第三灵纹的修行进度,也随之向上步步攀升。

直至来到百分百的登峰造极境界,才渐渐停了下来。

卫韬缓缓睁开眼睛,汲取玉髓灵力补充消耗。

不久后,他再次将心神沉浸进去。

“消耗一枚状态栏金币,提升第三灵纹修行进度。”

一道光芒陡然绽放。

将整个车厢都瞬间照亮。

几乎在同一时间。

新的灵线开始显现,将立体结构的灵纹变得更加复杂难言。

接下来,金币一枚枚投入进去。

第三灵纹从破限一段,直至被提升至破限八段,才算是来到了当前的终点。

卫韬轻轻呼出一口浊气,面上浮现出些许惊讶诧异。

他也是没有想到,珈蓝第三灵纹会是这样的效果。

进行构建之后,除了第一灵纹的输出,以及第二灵纹的汲取,第三灵纹所带来的,竟然是类似于“共鸣”的能力。

纷繁复杂的立体灵纹一经激发施展,便可以与血网窍穴,甚至与真灵神魂产生某种意义上的共鸣。

或者用“共振”来解释,其实也能说得通。

卫韬深入体悟,悉心感知。

却是不知道珈蓝第三纹本就是这样的能力,还是说经过蓝月老师对第一纹的改进,他又在此基础上赓续传承,将其发扬光大之后,才变成了现在的这种情况。

而对于植树种田来说,共鸣到底能起到一个怎样的作用,他思索了很长时间都没能弄清。

不过这并不重要。

至少对他来说一点儿都不重要。

真正引起卫韬注意的,还在于这种震荡“共鸣”带来的熟悉感觉。

让他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

被师姐带去参加教门大比的路上。

当时他甚至还不是元一道子,只是外门清风观的镇守执事。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接触到了另外一门和震荡共鸣有关的修行法门。

在武者付出一定代价的前提下,瞬间爆发出更强的实力。

甚至可以让玄感境界的武者,能够以硬碰硬正面对敌武道宗师。

“阴极秘法。”

卫韬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

眼前现出一幕幕记忆犹新的场景。

青莲教的弱化版宗师,北荒密教蒙炙,一道道身影仿佛活了过来,又分别死于阴极秘法的爆发之下。

但很可惜,在他天人交感,成就横练宗师后,阴极秘法对于自身实力的提升便趋近于无。

以至于后续便渐渐将之放弃不用。

而直到此时此刻,才又再次出现在他的记忆之中。

卫韬收敛思绪,开始思考推演如何将第三灵纹与之融为一体。

他很快将全部心神投入进去。

甚至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诸法归因,珈蓝阴极。”

不知道多久过后。

卫韬一声低低叹息,鲜血从七窍中悄然涌出。

此时此刻,第三灵纹仿佛与精神肉身完全融为一体。

并且开始了层层递进的震荡共鸣。

尽管他已经极力控制力量的传递,却还是让整个马车都随之微微颤动。

而在微不可查的震动中,车厢内开始遍布细密裂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散落一地。

卫韬对此毫无所觉。

依旧沉浸在这种久违的感觉之中。

忽然卡察一声轻响。

仿佛从意识深处直接荡开。

卫韬便在此时睁开眼睛,眸子里闪过一丝喜意。

“诸法归因,珈蓝阴极。”

“两者融为一体,如此便可以借助破限八段的第三灵纹,带动血网窍穴与真灵神魂瞬间震荡共鸣八次,将爆发出来的最强力量提升两倍以上。

可惜现在我还处在灵肉不容的状态,以珈蓝阴极共鸣爆发对真灵神魂压力太大。

一个不好就会反伤自身,所以还是要谨慎使用,万万不能随意施展对敌。”

他又是一声悠悠叹息,坐在那里默默有些出神,浑然不觉整个面庞都被浸染得鲜血淋漓。

但即便如此,卫韬还是有些不太满意。

总觉得这个立体灵纹,似乎还少了些什么东西。

他眉头微皱,陷入沉思。

片刻后忽然一道灵光闪过。

想起来第一、二灵纹之间的联系。

以及这种联系中存在的缺失。

想到就做,他当即开始三纹同构,并尝试将它们纳入一体。

不知道多久过去。

直到车厢外响起说话声。

并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才将他从沉思冲惊醒过来。

“马车已经停下来了。”

“怎么这么黑,难道晴了没几日,就又要进入阴雨天气吗?”

卫韬揉捏着有些胀痛的眉心,眼神表情稍显迷茫。

一时还未从推演思考中回过神来。

外面说话声越来越大。

似乎是有什么人在吵架。

“不是说了别影响我吗,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非要在这种时候打扰我的修行。”

卫韬眯起眼睛,面色有些不豫。

他伸手按住座位,准备起身下车。

忽然哗啦啦一阵响动。

整个车厢毫无征兆崩溃解离。

瞬间变成大小均匀的一地碎片。

吵嚷声便在此时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过来。

看到眼前发生的奇幻景象,一个个不由得愣在当场。

冬!

地面微微震颤。

卫韬双腿挺立,缓缓站直身体。

他低头看看满地碎块,然后一点点抬起头来,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几人身上。

其中一边是晏绫和风姨。

另一边则是数个不认识的男女。

双方气氛剑拔弩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文斗变成武斗,不管不顾大打出手。

此时已然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橘黄光芒柔和映照四方。

将黑暗屏退驱散,将整个院落尽皆照亮。

“原来不是阴天,而是已经到了晚上。”

“所以说我一意修行,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地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玉髓和灵药用完,怪不得现在感觉有些饥饿难耐。”

卫韬心中念头闪过,毫不客气训斥道,“你们没事做了么,在这里瞎吵吵些什么?

“没看到都把我的马车给震坏了?”

听闻此言,对面一个年轻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倒是有点儿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清新脱俗的出场方式。

你和绫妹妹一同前来,路上甚至将灵术加固的马车都能震坏,倒是不免让人有些浮想联翩,不知道两位在车厢里面到底是怎么震的。”

停顿一下,他的语气倏然转冷,“不过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以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彭!

陡然一声闷响。

年轻男子话都没有说完,便捂着脸倒飞出去。

在空中滑翔一段距离,才翻滚着落下,砸倒了一片草地。

“你竟敢打我,你……”

他挣扎着直起身体,却在看到面前那人后勐地闭口不言。

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脆响。

年轻男子被一掌打在了脸上。

直接便是一口鲜血喷出,中间还夹杂着几颗大牙。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不敢反抗。

甚至向后连退数步,身体也在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晏瑢收回刚刚抬起手臂,面无表情注视着他的眼睛。

“晏苼,再敢对着先生放肆,我豁出去受到家规责罚,也要将你在这里直接打死。”

停顿一下,她又转头向院外看去,“不止是你,还有你的父母兄弟,有一个算一个,任谁都躲不过去。”

“瑢姐,你,我……”

晏苼嘴唇嗫嚅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看着面前满含杀机的晏瑢,目光越过她的身体,再次落在那个又在出神的年轻男子身上,一时间甚至有些迷惑茫然,仿佛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了,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开口就是打打杀杀?”

就在此时,卫韬的声音缓缓响起,“你这么晚了又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么?”

刹那间所有压力消失无踪。

晏苼紧绷的心弦骤然一松,直到此时才发现冷汗已经浸湿了衣衫,被夜风一吹莫名有些发寒。

从听到那道声音开始,晏瑢根本没有再管他。

而是面带笑容,转身恭敬一礼,“我只是过来拜见先生,给先生请安,同时再看一看先生的玉髓和灵药有没有用完。”

“给我请什么安,你跪安吧。”

卫韬根本仔细没听她在说些什么,只是随意一摆手,便再次陷入到沉思之中。

等了片刻,他忽然想起什么,“玉髓和灵药很不错,还要劳烦你再给我送来一些。”

晏瑢本已经走到门口,闻言当即停下脚步,面上浮现出欣喜笑容,“先生喜欢就好,我这就去将新的玉髓和灵药给您送来。”

不远处的晏苼蓦地回过神来,“先生,我也有玉髓和灵药,我也可以给您送来。”

虽然他还有些头晕脑胀,摸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却是在本能的驱使下,下意识便已经做出了动作。

晏瑢是谁。

这可是整个晏家年轻一代第一人。

年纪轻轻便已经踏足虚境,让所有同辈都望尘莫及,几乎没有追赶的可能。

而除了个人实力外,她还行事果决,作风凌厉,带队执行数次大型任务都大放异彩,深得家族高层的喜爱。

因此不止在大房有着很大的话语权,就算是在平日不问世事的家老那里,也是能递得上话的小辈。

据说就连上层星环都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将来一旦机缘到了,很有可能便是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自此鱼跃龙门,一步登天。

那么,这位让晏瑢如此恭敬,看上去却又有些面生的男子,其真实身份早已呼之欲出。

绝对是来自于上层星环的大人物。

甚至有可能是某个大少公子哥。

晏苼心中念头急转,不自觉地便有些双腿发软。

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简直就是个有眼无珠的傻子。

对于这位来自上层星环,又与晏家说得上话的高人,他非但没有当即抱紧大腿,反而口不择言将人得罪,后面还不知道要为自己引来怎样的滔天大祸。

“哦?”

卫韬微微一怔,随即露出温和笑容,“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晏苼公子如此知进退、明事理,看来也是个品行不错的好人。”

品行不错的,好人?

晏苼听到夸赞,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轻了几两,走起路来就像是踩在起伏不定的水面,还有些止不住的打滑发飘。

两人很快离开,消失在茫茫夜幕深处。

卫韬随便进了一个房间,沉浸在珈蓝灵纹的修行之中。

院内只留下晏绫和风姨,两人收回看向院外的目光,再互相对视一眼,莫名齐齐生出彷若做梦的古怪感觉。

………………

……………………

翌日清晨。

卫韬推开房门,吃完晏绫准备好的早餐,便跟在她的身后出门,朝着那株参天大树走去。

不时有晏家子弟从不同院落走出,带着随从和各自请来的灵术师,加入到越来越发壮大的队伍之中。

“晏家如今一共十八房,虽然有的昌盛有的衰落,这一代的年轻子弟加起来大概也有上百人之多,至少比起当初星环未复苏时,已经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繁荣景象。”

路上,晏绫压低声音,向卫韬作着介绍。

他默默听着,忽然开口问道,“星环复苏,我已经听了不止一次,却始终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未等晏绫说话,忽然又有清冷女声从后方响起。

“先生可曾听说过大破灭?”

晏瑢快步跟上,来到两人近前。

卫韬若有所思,“大破灭我倒是有所耳闻,并且知道它发生了不止一次,所以说星环复苏这一说法,指的便是从大破灭中再度恢复了生机与活力?”

“先生所言极是。”

晏瑢点点头,“不过前次大破灭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而星环的复苏,却是从两百多年前才算是真正开始。”

“两百多年前?”

卫韬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了过来,“到底是两百多少年?”

晏瑢仔细回忆,有些不太确定地道。

“这个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好像家老曾经偶有提及,大概在四个甲子前,星环下了一场笼罩整个天地的大雨。

自此之后,灵气便开始急速增长,完全不像是大破灭过后那种缓慢上升的模样。”

四个甲子,两百四十多年前。

正是大周战火纷飞,各种妖邪作乱的时间。

紧接着便有了玄武国师武道登顶,教门七宗斩妖除魔的一系列事件。

好像在同一时间,北荒南疆也各有乱局出现,又随着大周王朝的建立而迅速平息。

除此之外,他在光暗世界时,大天使长拉法尔也曾经提到过,在两百多年前光明核心似有异象显现,甚至引起了光明教廷与黑暗议会的动荡。

几个不同世界,却在同一个时间节点出现变化,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关联。

卫韬心中念头转动,听晏瑢继续说了下去。

“而且据家老所言,就连上层星环也是一样,唯一不清楚的便是上层星环之上的星核,那里面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

“上层星环之上,还有星核的存在?”

卫韬听到此处,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么说,整个星环其实有三层?”

“回先生的话,如果算上星核的话,整个星环其实一共有四层。”

“四层?”

他下意识低头看去,“你的意思是,我们所在的是中层星环,在我们下面,还有下层星环的存在?”

晏瑢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不过家老说有,只是在大破灭中被完全毁坏,早已经变成了生命禁区的恐怖炼狱。”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卫韬沉默许久,也跟着一声低低叹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对于整个世界的了解,甚至还比不上与你们路上的这番交谈。”

几人小声说着,脚步不停,很快来到神树主干前方的一座大殿。

不久后,所有晏家子弟齐聚此地。

殿门缓缓打开,一道璀璨青光映照四方。

卫韬眯起眼睛,童孔微微收缩,目光落在从门内缓步而出的两道身影上面。

站在左侧的是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右边则是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

他穿着一袭月白长衫,将整个人衬托得飘逸出尘,犹如谪仙临凡。

能站在这里,就说明此人身份非同一般。

但看他又相当年轻,应该不是晏家哪一房的子弟,或许是来自其他灵域的灵术师。

看到月白长衫的年轻男子,晏瑢不由得微微皱眉。

似乎察觉到了卫韬的疑惑般,她稍微偏转身体,窃窃私语说道,“先生,站在二族老身旁的,是从上层星环降临的修士,在几年前我刚刚晋入虚境时前来大殿,还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上层星环的灵术师吗?”

卫韬沉默一下,问出了一个好奇了很久的问题,“上层星环想要下来,或者是我们想要上去,也需要通过传送降临法阵?”

晏瑢微微笑道,“以前星环未曾复苏的时候,上下层的联系很难,确实只能通过传送降临法阵才能实现,不过现在就没有那么麻烦,除了法阵之外,还可以乘坐特制的灵舟前往,不过时间上便会耗费较多。”

卫韬点点头,随着大流躬身一礼。

待到直起身体,便发现那人正低头俯瞰,恰好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两人视线虚空相碰,一触即分。

晏家二族老缓缓开口,除了对于此次遴选提出要求外,便是对后辈的勉励之言。

卫韬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开始在意识深处构建珈蓝三合一灵纹。

时间一点点过去。

他完全沉浸其中,就连遴选开始都未曾收敛思绪。

直到跟在晏绫身后,来到空旷黑暗的地底空间,才在光暗转换之中回过神来。

卫韬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

仔细观察着犹如巨蟒的根须从石壁钻出,又没入到地下不知多深的地方。

它们看上去是如此的美妙。

就像是一根根放大多倍的辣条。

向外散发出极度诱惑的气息。

唯一不太协调的,便是一块块映入眼帘的灰斑。

看起来与周围格格不入,就像是某种病变,附着在那些青色根须表面。

卫韬上前一步,来到其中一条根须近旁。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有些苍老沙哑的声音响起,听上去还有几分急迫的感觉。

“小子,你不要命了么!?”

“还没弄清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就敢靠那么近,甚至想要伸手去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