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红楼第一公子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推心置腹

第一百八十八章 推心置腹

红楼元年,十二月初九。

书房内,贾珠正在写有关青楼运营的方式和方法,前世因为谈生意的原因,贾珠没少接触娱乐场所,所以对娱乐场所运营的模式以及赚钱的门道,贾珠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贾珠想经营青楼有两个原因,一者娱乐行业无疑是暴利的,二者娱乐行业也是最好打探消息的地方,贾珠十分清楚西宁郡王朱宇城所掌握的暗香阁实际上就是一个庞大的刺探组织,贾珠也想有一个类似这样的地方,因此才出高价整改春花院,并且成为春花院幕后的主人。

贾珠刚写好一份,正准备写下一份的时候,晴雯自外间走进来细声道:“大爷!大小姐......北静王妃回门了!”

所谓回门是指女子出嫁后第一次回娘家,是汉族传统婚俗,一般都是新婚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回娘家拜访岳父岳母。

贾珠听完后,赶忙放下笔,而后起身朝前厅走去,来至前厅,贾珠并没有见到元春,而是看到贾赦正朝着北静王水溶说话,而且言语之间多奉承之言。

水溶看到贾珠来了,不由得看了贾珠一眼,但碍于贾赦在场也不好说什么私话,贾珠倒是恭敬的朝着水溶行了一礼,水溶则是忙拱手笑道:“大兄!本王娶了您的妹妹,自然就是你的妹婿,今日本王是陪王妃回门的,自然要按照民间的习俗来,当是本王朝大兄行礼问安才是!”

贾珠倒也没觉得不妥而是受了水溶一礼,而后撇了一眼贾赦,然后朝着水溶拱手道:“王爷来得正好,久闻王爷喜欢素心梅,正好我院里有几株刚结了花包,不知王爷是否愿意移步赏玩一番!”

水溶自然反应过来贾珠是有事要和自己单独聊,因此便说道:“正好!这坐的久了腿都有些麻了,本王也出去活动活动,有劳大兄前头带路!”

贾赦方才正准备提及贾琏的事情,没成想贾珠就出现了,而且三言两语就将北静王拐走了,因此眉头紧皱着,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贾赦从来没去过贾珠的院子,而且只要贾政在家,他从来连正院都不踏入半步,如今贾政不在家,贾赦方才出来。

贾珠对贾赦的好感已经降到0了,可以说到了处置后快的地步,毕竟贾珠从金钏儿口中得知,贾赦这老色鬼居然乘贾政不在家染指了王夫人。

虽说贾珠是穿越者,和王夫人之间感情并不深,但毕竟这具身体是王夫人所生,如果真的贾珠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大伯偷情,只怕会被气死。

也许红楼里面贾珠之所以会死掉,多半就是因为发现了贾赦和王夫人之间的奸情也说不定。

贾珠并没有理会贾赦阴沉恐怖的老脸,而是领着水溶来到了自己院中,由于早有婆子丫鬟前来通告,因此李纨、秦可卿等都选择了回避。

实际上李纨和秦可卿都在贾母房中,因为元春回门带了很多礼物要在贾母房中分发给众人,因此贾珠和水溶来到院落内,只有晴雯、小红两名小丫鬟在。

贾珠的院落并不大,左右不过百步便可逛完,水溶身边跟着两名丫鬟、贾珠身边同样也跟着两名丫鬟,贾珠和水溶来至亭内,贾珠忙朝晴雯和小红说道:“你们且去外面守着,我和王爷说会话!”

水溶见此也是挥了挥手,身后的两名丫鬟忙和晴雯、小红一起退了出去。

待亭内只剩下二人的时候,贾珠先是给水溶沏了一杯茶,而后澹澹的问道:“王爷!吾妹可是知道王爷的真实身份了?”

“嗯!”

水溶忙点了点头。

贾珠还以为水溶会一直瞒着此事,因此便说道:“王爷其实没必要和吾妹说此事的!”

水溶喝了一口茶水,而后撇了贾珠一眼,苦笑道:“你以为本王不想隐瞒吗?宫里头有规矩,皇子洞房花烛夜,会有宫内的嬷嬷专门负责指导房事,王妃又不是傻子,又岂会不知本王是女儿身!”

贾珠本能的问道:“话说!宫内的嬷嬷都是怎么指导的?”

“噗~”

“咳咳咳~”

水溶嘴里的茶水顿时喷了出来,而后不停的咳嗽,贾珠见此忙上前用手轻锤着水溶的后背,良久,水溶方才瞪了一眼贾珠娇嗔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好女色了,本王当初也不知怎么就瞎了眼,就看上你了!”

贾珠并不恼,相反顺势从后面搂住了水溶,凑到水溶耳垂处说道:“怎么?王爷莫不是后悔了?”

水溶被贾珠弄得心里痒痒的,忙抓住贾珠的手说道:“你可别乱来,本王今日可是陪王妃回门的!”

贾珠这才松开了水溶,而后坐到水溶对面说道:“王爷!我最近收购了春花院,一是为了推销一品阁制衣厂的新式衣服,而是想顺便探听点消息,三吗?自然是想赚钱,王爷心中想必也清楚,青楼是来钱最快的地方!”

水溶虽然不曾在一品阁,但一品阁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水溶都一清二楚,包括这两天贾珠和柳言去春花院的事。

对于贾珠的坦诚,水溶心中自然是开心的,如果贾珠真的对她有所隐瞒的话,那么必要的时候,水溶定会选择抛弃贾珠。

水溶笑道:“本王虽然不曾去过那烟花巷柳之地,但本王也知道来钱最快的无疑是赌坊,本王也很好奇你为啥不经营赌坊反而经营青楼,莫不是家中的娇妻美妾以及一品阁那些红颜知己还满足不了你?”

贾珠自然不想水溶误会,因此忙解释道:“我自然知道赌坊来钱快,可赌会害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样害人的行业,即便再赚钱,我也是不会去做的,做人做事都要有底线才行!”

水溶不由得高看了贾珠一眼,而后忽然想起什么,忙说道:“你说的确实在理,赌坊不是什么好去处,可青楼难不成就是好地方了?逼良为娼的事情难道还少吗?”

贾珠笑道:“青楼自然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但青楼却是眼下皇城乃至整个大明消费最高的地方,它不能取消,一旦取消,于朝廷、于百姓、于从业女子都是有利的!”

水溶不解道:“你倒是说说,青楼它于朝廷、于百姓、于从业女子就怎么有好处了?”

贾珠喝了一口茶方才说道:“王爷不曾干涉朝政,对我大明的税收想必也了解不多,我先简单说一下,我大明的税收无外乎两种,一种是田赋,另一种就是商税,田里的东西说白了产出就那么多,而且还要靠老天爷赏饭吃,但是商税就不同了,它分为很多类,诸如进出口货物关税、市税、盐税、营业税等等......”

贾珠说了很多,水溶也耐着心思听了下去,由于贾珠讲的透彻,因此水溶虽没有全听懂,但也听懂了大半,待贾珠说完,水溶忙道:“你说的这些,我大都懂,可这跟青楼又有何关系?本王实在不明白一个卖弄风情的地方对于朝廷而言又有何利可图?”

贾珠这才解释道:“王爷可以去户部调查一下,每年皇城十二家青楼、三十六家妓馆,它们要缴纳多少市税,王爷就明白我所说的了!”

贾珠见水溶陷入沉思,而后继续说道:“王爷想想,长安城权贵、商贾、官宦多如牛毛,他们每年家中的收入都非常可观,若是这钱只赚不花,那么他们家中的钱财就会越积累越多,反之,没有了消费,朝廷的税收就会减少,税收减少,也就意味着朝廷可能连守卫边疆士卒的军饷都发出,若是连军饷都发不出,那一个国家岂不是要生乱?”

生产力落后的封建社会,人们的娱乐以及消费观念都是非常保守的,底层的百姓起早贪黑赚那么点钱为的只是填保肚子,他们不去青楼、酒楼等高档场所消费也就罢了,但如果有钱人也不去消费的话,那么要不了几十年,权贵之家皆富可敌国,而朝廷的财政税收只会越来越少。

贾珠见水溶听了进去,便又说道:“王爷!权贵商贾子弟花钱不大手大脚的话,那么他们多半会将家中的闲钱用来置地买房,我朝太祖心忧百姓,因此田税不过三十税一,但当这些田地通过各种手段落入权贵、地主乡绅手里,那么对于他们而言是只需要缴纳三十税一的田税罢了,但是他们却是向那些佃农征收过半乃至七八成的重税也是有的,历朝历代之所以灭亡,大都是因为土地兼并造成的!”

明朝田税居历朝历代之最低,但有一个不好的规定,那就是士绅不纳税,虽然这个平行时空的明朝士绅纳税稍微有所限制,但总的来说只要你有功名在身,那就可以享受一定免税的权力。

对于贾珠的话,水溶是极为震惊的,因为朝中德高望重的先生每次教导她读书的时候,提及历朝历代灭亡,要么归到昏君奸臣头上,要么归到妇人乱政、妖孽横行头上,从来没有人向贾珠这样一针见血的说出真正的原因。

水溶不由得吸了一口气,而后盯着贾珠问道:“先前你为何不和本王说这些话?”

贾珠笑道:“先前我以为王爷只想当个安稳的王爷,说这些岂不是给王爷添堵,再者来说,人生一世,匆匆不过百年,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它明日乱世来临!”

水溶又道:“那为何现在又说了呢?”

贾珠四下看了一眼,见无人,便说道:“因为王爷日后是要坐上那位置的,既然王爷要坐,并且坐的安稳,那么就必须清楚历代王朝灭亡的真正原因!”

水溶向来聪颖,自然一点就通,只是对于贾珠方才所说的水溶心中还有疑问,便问道:“你方才说青楼于国、于民有利,这两点且算你说的对,但于从业女子有利,这点本王实在想不出有何利可图?”

贾珠见此便说道:“王爷!当年太祖爷建立我大明朝,一共分封了二十五位藩王,及至太宗皇帝继位,诸王不服起兵靖难,太宗皇帝在文臣武将的辅左之下最终扫平了二十五位藩王,而因叛乱受到牵连的女卷多达几十万人,她们当中很少一部分被赏赐给了文臣武将,更多的则是沦为转营妓女,白天洗衣做饭,晚上却要承受无数士兵的蹂躏,下场之惨可想而知!”

自汉武帝独尊儒术,并且配以法家刑律治国之后,连坐、诛连等罪便一直盛行,一旦官员或者百姓犯了谋逆等大罪,基本上男卷都是被斩首,女卷则是沦为官婢。

“五千甲兵胆力粗,军中无事但欢娱。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灯前侍婢泻玉壶,金铛乱点野酡酥。紫绂金章左右趋......”

贾珠说着不由得吟起了一首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的《玉门关盖将军》歌,水溶听完之后,一直都是沉默不语,因为朝廷的法度在那里,凡是犯了大罪被抄家灭族的犯官之后,先是充入教坊司,而后卖给京中官宦为奴为婢,卖不掉的则是直接发配边疆,沦为转营妓女。

水溶不知道是实际上很多女人都到不了边疆,因为沿途她们每日都要面临官差的蹂躏,甚至有的官差会借机坐起皮肉生意,每到一地就逼迫这些女人接客,继而从终赚取银钱,所以能顺利到达边塞的女人是少之又少。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良久,水溶方才说道:“虽然你说的有理,可这些妇人不发配边疆,反而被青楼买下成为风尘女子岂不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贾珠笑道:“敢问王爷!皇城之中,能来青楼消费的都是些什么人?要么是达官显贵,要么是无所事事的官宦子弟,普通人是消费不起的,因此虽然那些受牵连的妇人每日要卖笑为声,但几名妇人陪一个男子吃喝玩乐,而且还能得到银钱,和一名妇人被迫免费服侍好几个乃至几十的男人,你说,若是犯妇会怎么选择呢?”

“你这......”

水溶刚想说什么,但见贾珠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不论是沦为转营妓女,还是沦为青楼女子都不是什么好去处,但既然二者必须选其一,那自然还是流落青楼比较好一些,毕竟还有赎身的机会不是吗?”

贾珠话音刚落,但见秦可卿自房内捂着隆起的小腹走了出来,贾珠顿时傻眼了,因为他以为秦可卿去了贾母房中。

“这......”

而水溶则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而后张开嘴巴,如同见了鬼一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