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家仙子多有病 > 第457章 长夜

第457章 长夜

戈壁沙原,天地之间,静悄悄的,除了冷还是冷。

顾成姝不知外面的时间,蒙头大睡的她醒过一次,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虽然感觉睡饱了,可天——还没有亮。

怕冷的她只能回去再蒙上脑袋。

不过天气如此恶劣,月诡的日子比她艰难多了,想来也不会出来。

顾成姝抱着小团团在温暖的被窝里,又饱饱的睡了一觉。

但是……

等她再次掀动帐帘,却没想它都被冻的硬邦邦的。

“我睡了多久啊?”

透过帐帘小缝,顾成姝可以看到,外面的天还没有亮。

她不由疑惑起来。

难不成,因为操心月诡,所以睡得不熟?

可感觉也不对啊,她现在精神饱满的很呢。

顾成姝把火阳被的暗扣解开穿到身上后,除了一双眼睛和一双手在外面,其他的可以说,全都被捂得严严实实。

“喵~”

团团看到她肚前的袋子,很自觉的跳了进去。

“急什么?等我把靴子穿上。”

顾成姝穿上母亲给她特制的厚毛大靴,戴好手套,拎起剑,小心的推开了帐门。

沙漠的月亮还是那么圆,看着并没有移动多少。

那她……

顾成姝忍不住怀疑是自己操心月诡,意识和身体在集体的抵制睡眠。

“哈!看样子,我比我自己想象的还怕死啊!”

团团:“……”

它也是这样吗?

看着天上的月亮,小家伙也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既然睡不着,月亮又这么好,我们去瞅瞅月诡吧!”

顾成姝跺了跺同样硬邦邦的沙地,确定只露一点印子,干脆拿着长剑,大步往回走。

不是一走一个坑后,她的速度比之前快多了。

连翻三个沙丘,她才转回原来的方向。

顾成姝并不担心,她会一下子面对六十月诡。

杀了那个仙级的伍盛后,剩下的似乎群虫无首,全都十人一组,不敢有任何一个超前了。

如此没有胆魄,又在如此恶劣天气之下,只要它们没回去……

杀过数万普通月诡的顾成姝知道,它们有多穷。

她暖和和的,它们可就未必了。

再次翻过三个沙丘,借着清冷的月光,顾成姝走的就很仔细了。

她在观察背风的沙处,有无什么异常之处。

果然……

站在沙丘顶,看向下方那一个个鼓起的地方,她很小心的转向最边的一个。

缩在沙洞里的坐着的月诡以双臂紧紧抱胸,此时的它不仅头上的角有白霜,连眼睫毛都挂了一层。

谁能想到,戈壁沙原还有这么冷的夜?

族里典籍没说,它们谁也没准备啊!

伍盛大人丢在地上的纳物佩,虽然没被那女修捡走,可是不要说里面没灵帐,就是有,也轮不到它。

它紧紧的抱胸。

凭着化神境的体魄,只要捂好胸中那口热气,就不会冻死,等明天……

昨天的天气其实还好,只要像昨天那样,它们一起凑凑东西,就不会像今夜这么狼狈了。

抱着这个美好的愿望,所有月诡都在等。

只是今天的夜格外的长。

尤其它们冷得不行的时候。

顾成姝听到了一点叹息,拎起长剑,直接从它的头顶刺下。

不~

“赫赫……”

被刺的月诡想要发声,可是,它的沙洞塌了,掩住了口鼻不说,那把从头没入胸的剑,还在身体里绞了绞。

它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挣扎数息后,顾成姝只觉下面一空,一声闷闷的‘彭’声在塌了的沙洞里炸开。

很好,死了。

不过里面的晶核好像不好捡了。

顾成姝遗憾的转向第二个沙洞。

缩在里面的月诡听到了一点声音,它还抬头往天瞅了一下,很可惜,天还是那个天,没有一点亮的迹象。

它重新缩回脖子时,听到一点脚步声,“兄弟有酒吗?给口酒喝喝。”

人族修士都有一种特别的灵酒,它们喝到肚子里是热乎乎的。

不~

顾成姝在它抬头要叫的瞬间,一剑刺下,然后狠狠一拧。

“赫赫~”

被刺的月诡圆睁双目,想要冲出沙洞,跟她拼一把,可是沙洞已经被顾成姝勐然下压的力道给按塌了。

彭~

一声微不可查的响声后,她看也不看转向第三个。

刺杀轻松而快速,直到第十五个,沙洞里居然有两只月诡。

“快!救命啊!”

塌了的沙洞里,那个没被顾成姝察觉的月诡一边大声呼救,一边努力反击。

不过受制于沙洞大小,又受制于还没死的同伴,它一时并不能冲出来。

另一边的沙洞里,听到这边不对,刚伸一个头,就见那个穿着好像熊的修士,朝地洞勐的连刺数剑。

这这……

“快!敌袭!”

它大声嚷嚷。

几乎片刻间,各个沙洞,就冒出一个或两个、三个的脑袋。

其中最中间处,还有一个同样被掩在沙里的灵帐,里面一连冲出七个月诡。

不过,它们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顾成姝反手给两个跑得最快的月诡,一人一个砍头剑后,这才翻身逃跑。

“王八蛋,就是她。”

被临时选出来的小队长看到她的那把剑,直恨得眼睛都红了,“兄弟们,杀了她,喝血吃肉,分衣服。”

“嗷嗷嗷~”

“嗬嗬嗬……”

一群月诡大受鼓舞,不顾外面的寒冷,边叫边追了过来。

干完活的顾成姝沿着沙丘的顶部跑,这里地方狭窄,一次顶多能挤两个,只要她动作快点……

不~

一剑砍翻一只月诡,看它咕噜噜的往下滚,然后‘彭’的一声,变成一团气,她的信心大增。

此时想从两边围来的月诡们,根本跑不起来,两边都太陡,稍快一点就会滑下。

眼见她又砍了两个,哪怕那临时小队长都停住了,“你到底是何人?如此藏头露尾算得什么英雄?有本事报上名来。”

它感觉自己说的话,都被冻成了细小冰凌,从嘴巴处砸下去,有好几个砸到了手上,刺挠挠的冰。

此时,看着把对方裹成球的衣服,它真是眼红的不得了。

“想要我回答你的问题很简单,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顾成姝瞄瞄它们,确定一时三刻间,没有一个月诡能对她形成包围,干脆讨价还价起来,“你们最大的主事叫什么?”

“……”

小队长磨牙,不想回答她。

“不说?”

顾成姝拎着剑,恶劣的上前一步。

小队长和一众月诡忙往后退了一点,现在于它们最好的落脚点在挖洞的那一片。

那里因为它们挖洞,沙坡都缓的很,绝对不会不小心滑下。

“你得发誓,我说了,你也得说。”

“自然!”

“我家大人——叫祝权。”

就要出口的太桀大人,在喉间上卡了一下,变成了祝权。

“祝权?”

没听过啊!

顾成姝的眼睛眯了眯,“你在撒谎!”

什么?

小队长死死盯着她,“我们的大队长确实叫祝权,你要不相信,或者说就想借着不相信,跟我们装傻,我们也没撤,不过,天地有因果……”

“好!我叫薛圆。”

薛圆?

没听过。

小队长怀疑她说的是假名。

但是吧,它没证据。

不过,这么多族人都听到了,明白,魔王大人问起来,它是可以回答的。

“你认识顾成姝吗?”

“……现在还有不知道她的吗?”

顾成姝顿了一下,笑着道:“不过,我认识她,她未必认识我。”

胡说。

敢在它们这么多人的追杀下,反杀它们,又敢在这么冷的天过来杀它们,能是无名之辈吗?

此女的胆子……

“你的问题,我回答完了,现在又该我了,”顾成姝不给它太多的思考时间,再次问道:“你们传送过来前,是藏在深坑?”

“不错!”

也不知道那些没来的怎么样了。

小队长点头,“你是炸了两枚你们特有的炸球,引动了深坑变故?”

“差不多是吧!”

顾成姝无奈,“你们原来有多少人?”

“一万一千多。”

万?

顾成姝挑了一下眉。

反正就她的经验来看,能统领万多月诡的大队长,都是有点本事,如那个不死一般。

“你有回去的方法吗?”

小队长不知它暴露了什么,问了一个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我要是有回去的方法,能站在这里吗?”

顾成姝摊摊手,“你们来此的一共有多少大队长?”

“……四位。”

四?

顾成姝的目光闪了闪,总感觉跟她预估的数字不太能对得上。

正常仙级大队长是千多人马。

这四——哪怕多算点,也不可能过万。

所以……

顾成姝迅速跟上,“主持这边的魔王叫什么名字?”

“……”

小队长抿住了嘴巴。

此女明显是狠人。

若是暴露太桀大人……

小队长不敢想象,它若暴露太桀,以后会是什么样?

就算现在逃下命,这里站着的,将来至少会有一半卖了它,跟太桀大人请功。

“我们这边没有魔王大人,只有祝权大人。”

“噢……?”

顾成姝眯了一下眼睛,“我感觉你的诚意不足,说的话,十句里可能只有一句是真的。所以,这个游戏不玩了,你们要想打,那现在就打,不想打,就给我闭上嘴。”

“……”

“……”

一时之间,大家连呼吸都放轻了些。

现在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不过,她站了最有利的地形。

“不说话?那我走了。”

似乎现在的天还早,往前再找找,能杀几个是几个。

顾成姝挥挥飘不起来的衣袖,走得潇潇洒洒。

“……”

“……”

众月诡没有一个吭声。

事实上发现拿她没辙的时候,它们就想重回沙洞了。

外面真的太冷了。

这样下去……

虽然仗着曾经的体魄,是不会冻死的,可是,这活罪——难受啊!

“为防这薛圆再杀来,大家都挤一挤。”

吃一亏,长一智。

总之绝对不能再让此女轻松杀人了。

顾成姝再回头的时候,沙坡上,已经一个月诡都没了。

她吐了一口浊气,跳下沙丘,再次往前。

夜——应该还很长。

活动活动筋骨,其实挺好的。

就是这火云衣……

赶了好一段路,又激情连杀十几个月诡的她,感觉再这样干下去,她会冒汗。

跳下沙丘,顾成姝很快就重撑了一个帐篷,在里面换下火云被,穿上套不太臃肿的厚毛法衣。

这一次,团团只能进她怀里了,至于随身灵园,那当然还是住布袋法宝去。

柳仙子被禁在玉桃树里,虽然不能出来,也不能说话了,可是,对外面她还是有感觉的。

“唉~”

发现又掉进她自己挖的坑里,她也只能在心里叹口气。

真是作孽啊!

不过,这里的天……

真的不对劲呢。

虽然没有沙漏,虽然现在也不能掐手指,但她试着以树根相互掐了一下。

这里的天机混乱,哪怕是戈壁沙原,肯定也不是她们原先认知中的戈壁沙原。

她看着被封了的袋口,只能再叹一口气,努力想着,如何提醒顾成姝。

驱动树叶组字?

她没灵力,速度也太慢。

树根的须儿倒是更好支配,奈何又不有探出土来。

柳仙子在玉桃树中游弋,半晌,终于停在一颗就要成熟的玉桃处。

或许她可以以玉桃为面板,在上面以颜色的深浅写出字来。

想到就干,柳仙子努力的试起来。

……

天休山。

连着两天,肖御的面色都不好。

“这天地人三才镜光阵出问题了?”

顾文成劝他,“你不是专业的阵法师,出点问题是很正常的,就不必老讴自己了。”

“……”

肖御叹了一口气,“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成姝失踪了,于情于理,他都得跟顾文成说一声。

可是深坑……

宛玲珑和乔雁已经在那里了,他都为她们提着心,要是顾文成再过去,万一出个什么事,这辈子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跟我有关的?”

顾文成不是傻子,忍不住看了眼天地人三才镜光阵,“说吧!”

肖御既然提了话头,就不可能半途再缩回去了。

顾文成等他开口。

“你先喝口茶,定定心。”

肖御给他倒了一杯茶,看他喝了一口,这才道:“宛玲珑带顾成姝去找她在玲珑宝塔定位过的月诡,她们寻到了秘界大战的遗迹——深坑,在那里……成姝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