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限制适应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赔罪之礼

第四百六十七章 赔罪之礼

“午浅,你们最近可否听到过什么小道消息?”

阎刑一无所获,无念放下铁券,将目光看向十二军团长。

“呃,不知大人您指的是?”

午浅有些懵茫然,无归死狱是很封闭的地方,他们身为军团长都很久很久没有出去过了,在信息之上是属于很闭塞的。

“新的收监行动,上面,给你们传达过任务命令吗?”

算起来,距离青铜诸天事件已经结束有一段时间了,针对猩红联邦的袭击无论成功与否,也会告一段落,按照正常的流程,各种俘虏也该押至死狱了。

就是还没有交接,协会上面也会提前示意无归死狱做好准备,会有小道消息流传出来。

“大人原来是想知道这个……”

午浅神色一松,若是问其他东西,可能会因消息闭塞而不知,但关于罪犯收监,这算是他们的专业领域了。

“启禀大人!此事确实是有的,就在月余之前,第七典狱长曾下达命令,叫我们清理一些没有价值的罪犯,腾出重点区域,以准备接收囚徒。”

“据说,是来自猩红联邦,数量还不少!”

阎刑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心底也舒了一口气,他的预估无误,总算是没有白跑一趟。

“启禀狱长大人!”

殿外传来呼唤,是那位被阎刑叫来又抛至身后,看守界门的狱守,神色带着焦急。

众人思绪被打断,皆皱眉往外看去。

“进来。”

“大人,大人!第七、第十二、第二十四、第五十九等典狱长,此刻正在界外,说是要面见大人您,卑职特来禀报!”

十二军团长闻言,童孔顿时一缩,身躯下意识的紧绷起来。

若是在之前,第四界狱典狱长之位空缺的时候,这些狱长要进入此狱可没有禀报示意的习惯,向来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现在变得不一样了……

有主之地,她们也不敢轻犯吗?

“呵呵,来得好快。”

阎刑嘴角上扬,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用不着思索,就明白这些家伙上门拜访所为何事。

“去,放她们进来。”

“喏!”

阎刑随后看向十二军团长,轻声说道:“你们都回各自的岗位吧,将那些没有价值的罪犯清理掉,至少给我腾出一半的位置出来!”

众人闻言为之一愣,心神骇然,阎刑轻飘飘的一句话,不知多少囚徒要人头落地。

“是,是,卑职领命!”

虽然不知道阎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们的职责就是听从典狱长的命令,至于其他,没必要知道,也不要去胡思乱想。

将十二军团长支走,阎刑老神在在躺在神座之上,接下来的事情,外人不宜在场,也算是他给那些狱长留点面子,免得她们顾及面皮,放不下身份谈条件。

凭空之后,神殿外虚空扭曲,十几道身影从时空裂缝中踏步而出,落在门外。

“阎大人,我们可以进来吗?”

“呵呵,诸位大人,请进吧!”

见阎刑如此客气,狱长们面面相觑,杂乱的思绪也平复许多,或许,这一位可能并不是那么难相处?

说来也是,毕竟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属下,犯不着跟他们这些老人闹翻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大家还要和谐相处嘞。

“阎大人,恭喜恭喜!”

众人入殿,一边走,就在拱手道贺,只是有些尴尬的是,阎刑坐在神座之上,并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

“恭喜?喜从何来?!”

阎刑眉眼一挑,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变得冷峻起来。

“哼!沦落到这鸟不拉屎的鬼东西,有什么好恭喜的?”

“呃——”

众狱长神色凝滞,面面相觑,尴尬的立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接话。

下意识的,她们就给阎刑下了判断,这是情非得已进入死狱的存在,这种人情绪都很暴躁,不能惹怒对方。

“咳咳,老夫离道子,履职于第七界狱,阎大人勿恼,我们只需要好好做事,想必协会是能看见的,早晚会上调离开死狱。”

人老成精,离道子不仅仅是外貌苍老,处事也很老辣,像是根本没有听见阎刑的奚落,反而一脸正色的安慰劝解。

也正是在他的建议之下,这些狱长才一起跟来,想以最小的代价,尽快化解与第四界狱之间的恩怨。

说来也是他们倒霉,谁能够想到,新来的第四典狱长会是圣境至高绝巅的恐怖存在?

如果不是忌惮其实力,她们才不会拉下脸来求和。

“哦?离道子是吧,你的这些话用来哄哄毛头小子还行,无归死狱是什么地方,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调任?呵呵。”

阎刑嗤笑一声,连典狱长之位都能空缺数千万年,如何调任?除非是有协会高层犯下大错,或者在利益斗争中失败,正常情况下,百亿年也不见得有一个调动名额。

“行了,你们来见我到底是所为何事?”

阎刑摆了摆手,懒得跟这些家伙打太极,言归正传,明知故问的说到。

“嘿嘿,阎大人,我们能有什么事?这不,阎兄刚刚上任,我们特定起来道喜,这些是一点贺礼,不成敬意,请阎兄一点要收下!”

嗡嗡——

虚空震荡,随着众人挥手,一个个空间漩涡浮现,下一刻宝光四逸,照亮了神殿内外,装满奇珍异宝的盒子堆积如山。

“贺礼?”

阎刑笑了,缓缓起身走下神座,自顾自的来到宝山面前,伸手打开一个玉盒,将其中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捏在手中。

“这是什么?”

“道友,你手中所拿的是我们死狱的特产,名为【信息宝珠】,其内承载着的是各种知识传承。”

死狱特产?

无归死狱身为废土之上凶名赫赫的牢狱,又有什么生产资料?自然是那些囚徒了,这【信息宝珠】的来源,充斥着不可言喻的罪恶。

阎刑将珠子扔回玉盒,如他所言,圣境想要踏入彼岸,需要满足两个关键条件,一是意识晋升至“无中生有”,其次便是信息深度了。

如何加深信息深度?

除了自我感悟修行以外,吸纳外界新的知识,对自己有提升的信息,就是一种捷径了。

由此可见【信息宝珠】的珍贵之处,在圣人眼中,这是实打实的硬通货,可比什么灵石神源能量要稀有多了。

“不错,不错。”

阎刑满意点头,这座宝山价值不菲,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连他也是第一次见。

“嗯,这些贺礼,不,这些赔罪之礼,本狱长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此言一出,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格外难看,不少人甚至眼含怒火,冷冰冰看向阎刑。

以道贺之名,行求和之实,如果一切顺利,阎刑欣然接受,那么这既缓解了双方的矛盾,也保下了她们的颜面。

可这阎刑……

竟然丝毫不留情的点破了!

这让她们该如何回答!?

就连离道子都愣在原地,神色呐呐,不知该如何言语。

阎刑才不管众人心思,说罢抬手一挥,将宝山全部收入囊中,心满意足的走回神座,瘫软躺下。

“你们还有事?没事就请回吧。”

什么叫翻脸不认人?

这一通操作,直接把众狱长给搞得脑子发蒙,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阎大人,既然如此,那吾等就先告退了。”

离道子双眼微眯,深深看了一眼上方的阎刑,转头就走,其余人等见谈崩了,也只好跟在后面离开。

“阎大人,老夫给你一个忠告。”

走到殿门外,离道子身影一顿,轻声开口,苍老声音却响彻大殿。

“无归死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至高绝巅,还不能一手遮天!”

说罢,破空而去,多留片刻也只是徒劳受气。

“呵呵。”

阎刑端坐神座之上,身子前倾,微微眯着的双眼闪烁着幽邃光芒,森然且危险。

“不将尔等激怒,这一场好戏,谁来陪我玩下去?”

“无归死狱……”